法國‧關於跨年的逃離

假日的午間閱讀,看著任明信的詩集,可以感受到相同的冰冷,讓我回想起內心的底層記憶。這些年一直在逃離喧囂與紛擾,逃離了台北的煙火與人潮,往著世界的天涯海角流浪而去,追求著自己一直不了解的情緒,好似有種聲音,卻永遠聽不清楚般。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