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國‧歐洲懷念食物系列(德國香腸)

回來一段時間了,不迷戀在歐洲的生活,因為那是一段人生很特別的體驗與流浪,不會想回到那段時光,因為需要珍惜的還有更多未來,但口中還是會懷念一些熟悉的味道,德國的香腸就是現在很想念的味道之一,雖然在德國的每個城市,都會有屬於這城市的味道,法蘭克福的美味口感、柏林的咖哩口味還有慕尼黑的特殊腸衣,不管是哪一款想起來都口水直流,在台灣真的沒找到這種道地的味道,試了很多款香腸,還是在地化了些,真希望有人能推薦一下台灣的餐廳,一飽想念的味道。

德國‧Fassbender & Rausch 柏林百年巧克力店


對於甜點來說,我並不是一個非常喜愛的人,但我喜歡看每個蛋糕裝飾著華麗的樣子,口味對我而言沒什麼太大的吸引力,或許有時候會想嚐嚐一些苦澀的巧克力,因為苦澀後的甜味,有種令人迷幻的味道!住宿的希爾頓飯店旁,就是 Fassbender & Rausch 這家百年的巧克力店,站在店外的櫥窗旁,就可以看見一座座被巧克力裝飾成的各個有名地標與建築,就可以知道這家店是多麼有財力,可以這麼有錢用巧克力蓋了一個又一個模型。

Continue reading

德國‧Do you speak English?

那幾天走在柏林的城市之中,可以一直遇到帶著頭紗,穿著長裙的吉普賽女人(照片左上方那群),拿著紙條看到外地遊客就會「Do you speak English ?」,然後就會遞上一張寫滿英文的紙條,原先並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,原以為是問路的遊客,到後來才發現她們的詭異之處,拿出手機查了一下,原來只要你說你會英文,便會纏著你不放,跟你訴說她有許多孩子要養,總歸而言還是要你拿出錢來!

後來在街上看見她們,當他們問起「Do you speak English ?」時,我都會假裝沒看見他們的存在,卻也因為如此,他們就會突然大聲的喊你嚇你或是罵你,這好像是之前在其他德國城市未遇見的景像,只能說第一個旅行的城市就是美好的德國,卻也出現如此的怪異亂源,就該警惕自己萬事小心,不是不幫忙,而是我們也怕來者非善類,因為這個城市的亂源,也帶給我一些城市的不美好,總之,萬事小心,每一個在外的你與妳!

德國‧猶太屠殺紀念碑

2003年,由建築師Peter Eisenman所設計的歐洲猶太屠殺紀念碑(Memorial to the Murdered Jews of Europe),在德國社會輿論中所開始興建的紀念碑,座落於布蘭登堡附近,也是柏林的中心位置,我想願意在都市中心建立起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,是德國人很重要的反省,佔地19,000平方公尺的面積,這塊土地原來也是希特勒政府時期的大臣官邸,現在看來格外具有意義。

Continue reading

德國‧Judisches Museum猶太博物館

有人曾說:「柏林猶太博物館確是天神使雷電灼傷猶太人而留下的疤痕。」

從空中遠眺猶太博物館,建築的外觀就像一道閃電般的座落在德國的土地上,像是一道裂痕般的撕裂著種族,人類很奇妙,生長在同一個地球中,卻因為種族的問題,製造了許多糾葛與紛爭,事後反思著這些歷史,在懊悔著歷史的決策錯誤,也未免太不負責的批判過去。不可諱言,世界上還是有著許多種族問題,在各地發生著,然後我們即將都要去面對這些問題,去省思未來的定位與意義。

Continue reading

德國‧令人讚嘆的Pergamon佩加蒙博物館

起了個大早,為了許多事情而努力,要搬行李到附近的飯店準備晚上與Auntie與Uncle碰面,要早點去Pergamon佩加蒙博物館排隊,從Travel Guide的圖片來說,其實一點也不吸引我的目光,但如果要我推薦你的在參觀五六個博物館後,到底該選哪一個比較值得的話,我絕對會推薦Pergamon貝加蒙博物館。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