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國‧關於跨年的逃離

假日的午間閱讀,看著任明信的詩集,可以感受到相同的冰冷,讓我回想起內心的底層記憶。這些年一直在逃離喧囂與紛擾,逃離了台北的煙火與人潮,往著世界的天涯海角流浪而去,追求著自己一直不了解的情緒,好似有種聲音,卻永遠聽不清楚般。

十二月的法國,冰冷的讓人心閉鎖,巴黎的街道充滿著聖誕歡愉的謝幕,有種假期剛結束的匆忙,人心期待著迎接新年的新願望,而許多旅人打算在這浪漫城市中,找到一絲溫暖,可惜這些人錯得離譜,巴黎的跨年很低調,如果期待著巴黎鐵塔的煙火,只能說傻得可憐,那場印象中的煙火只在巴黎國慶七月十四日為法國國人綻放,要看煙火或許到倫敦去吧!

用過晚餐後,穿上厚重保暖的衣物,沿著塞納河散步著,心中的聲音領著朝巴黎聖母院走去。如果閉上雙眼,我能感受到什麼過年的氣息,或許只剩下鐘聲了,就這樣我坐在聖母院前的臺階上,看著教堂下樂隊歡欣鼓舞的演奏著不知名的樂曲,而最後樂曲邁向一片安靜,廣場的大家,等待新年第一聲鐘聲響起。就這樣心中平靜的聽完鐘聲,一道道被撞擊,與一次次被釋放,許下的心願就寧靜和平的結束,心中其實溫暖了起來。

如果還無法從手中得到幸福的溫暖,我想我會一直的出走,一直逃離絢爛的爆炸,往世界的黑夜前進,走到天涯海角,只為追求心中平靜的幸福感。

About the author

chih 五個月的捷克交換學生,五個月的歐洲自助遊歷;我用雙眼和鏡頭看見全新的世界,我有雙腳和汗水發現嶄新的自我。謝謝你和我一塊分享與回憶交換的點滴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